伟哥中国专利到期 20家药企仿制仅2家获批

蓝色小药片,一粒 128 元,治疗男性性功能勃起障碍(ED)、俗称「伟哥」的万艾可每年在中国能卖 10 亿元。伟哥的中国专利于 2014 年 5 月到期,此前业界普遍认为,到期后它会急剧降价并销量骤降,因为已有约 20 家中国药企申请仿制。

但一年过去了,伟哥依然「坚挺」,2014 年伟哥在中国销量不降反升,增幅达 47%,据预测,2015 年,其在中国的销售额依然能达到 10 亿元。

看着这么大的「金矿」,中国企业眼馋。

专家表示,由于国产伟哥质量有待提高,再加上中国仿制药审批难,仿制药获得批文需要六七年,甚至八九年。

中国男性要想用上10元一粒的廉价伟哥,短期内恐怕还有困难。

此前,万艾可在其他国家专利到期后,价格都大降,降幅在 30% 以上。

两年前万艾可在韩国专利过期,市场上短期内便出现 28 款仿制药,万艾可在韩国的售价骤降到上一年的 5%。

在泰国,万艾可降价约 30%,澳大利亚每粒万艾可售价不到 20 元人民币。

专利到期

伟哥销量不降反升

但中国消费者却未能迎来伟哥降价。

2014 年万艾可在中国销量不降反升,增幅达 47%。

即便面临专利到期后仿制药的冲击,该公司对于万艾可在中国的销售依然充满信心,预计全年在中国的销售额仍将维持在 10 亿元以上。

记者昨天走访海珠区的老百姓、大参林等药房,工作人员表示,万艾可价格依然维持在 128 元 / 粒,5 粒装 485 元,跟去年相比没什么变化。

中国药科大学研究员孙立冰也对万艾可专利到期后依然能保持价格坚挺感到吃惊。

据她分析,首要原因是中国的仿制药药企不给力,没有生产出让中国消费者足够信赖的「中国伟哥」。

中国医药工业科研开发促进会执行会长宋瑞霖也认同这种分析。

他表示,按照通行规律,原研药专利到期后,如果有一家企业来仿制,价格减半,如果有 10 家来仿制,价格可能降到原来的 10%~20%,如果有 20 家企业来研制,降至 6%。

万艾可在专利到期后依然能在中国大行其道,可能有一个原因是它是「改善生活用药」,而并非刚性治疗用药,使用者更注重品牌。

短期看来,伟哥医保不能报销,主要还是消费者自掏腰包购买。

所以,即便专利到期,伟哥价格依然坚挺。

争抢市场

20 家药企仅两家获批

「在仿制药领域,专利将到期的明星药品都是企业眼中的香饽饽,很多药企甚至在一款药专利到期前 5 年就开始做仿制。」

中国药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黄文龙告诉记者,早在伟哥专利到期前,国内就有广药集团白云山制药总厂、珠海生化制药等约 20 家企业正在等待「伟哥」仿制药批文。

最终,白云山制药总厂成为首个获得「国产伟哥」准生证的药企。

2014 年 9 月,该厂生产的「中国伟哥」金戈正式亮相。

一粒装 48 元,二粒装 89 元,三粒装 133 元,4 粒装 178 元,10 粒装 345 元。

2015 年 11 月,金戈上市一年的市场零售额突破 7 亿元。

广州白云山医药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文楚表示,与原研品相较,金戈单次用药金额下降超过 60%,极大促进了市场扩容,将力争 2017 年销售突破 10 亿元。

此前国内抗 ED 药物市场一直被外资品牌占领,市场份额达到超过 100 亿元。

2013 年 IMS Health 公布的数据是,万艾可占近六成市场。

金戈将目标人群牢牢锁定在数量庞大且增长迅速的 1.4 亿患者上,这部分人群,就诊率约为 10%,意味着有高达 1400 万的潜在购买人群。

白云山有关负责人表示,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一致性评价的标准,金戈在杂质、杂质谱、溶出行为等一致性对比研究上与「万艾可」一致。

另外一家拿到「国产伟哥」批文的是江苏亚邦爱普森药业研发的「万菲乐」,走的也是低价路线:100 毫克价格定在 40~50 元之间,约为万艾可的 1/3。

而国内其余十多家企业仍在苦等「准生证」。

拿证艰难

白云山拿「准生证」花 16 年

一片小拇指甲大小的蓝色药片,售价 128 元,每年卖出 10 亿元。

众多中国药企看着这个庞大的市场流口水。

「仿制药的批文实在太难拿了。我们整整折腾了 5 年,现在还在等批文。」

河北一家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剂(伟哥)生产厂家负责人王亚新向记者表示,仿制药的成功与否技术上只有一个标准——要与原研药高度相似。

「这实际很难,生产原研药的企业不会透露工艺,你可以把产品拿过来掰碎了、揉烂了,但就是不知道怎么做出来的。」

王亚新的药企从 2003 年便提出生产中国伟哥,并进行了临床 I-III 期试验,但至今却卡在一道门槛——生物等效性实验上。

简单说来,该试验就是让受试者在不同时间点服用等量的仿制药样品和原研对照药产品,然后检测其血液浓度,计算、对比它们在人体内活性成分吸收的程度和速度,从而评估仿制药是否达到审批要求。

对于生物等效性试验,国际上都不要求审批,企业自己做就可以。

但在我国,企业在做试验之前须先经药审中心审评,企业做完试验之后,再提交有关数据和材料,才能进行上市审评、审批。

「我们厂的伟哥生产出来,大约每片成本 30 元,比万艾可便宜 75%,应该很畅销,但现在就是拿不到批文。打个比方,你看着地上到处都是黄金,却不能去捡。」

白云山制药总厂能拿到首份中国伟哥「准生证」,更是「十年磨一剑」。

1998 年,按照国内化学药一类新药的要求,白云山制药总厂便组建了研发团队开始对枸橼酸西地那非的研制和申报,料药和片剂于 2001 年 3 月获得国家药监局一类新药临床批件。

2003 年 6 月,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与片剂获得国家药监局一类新药证书。

但彼时,伟哥在中国专利未到期(2014 年 5 月到期),金戈无法进行生产批件注册。

2012 年 4 月,白云山制药总厂启动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和片剂的申报生产批件。

2014 年 9 月 2 日,正式取得原料和制剂生产批件,成为国内首家获得「伟哥」「准生证」的企业。

至此,整整花了 16 年时间。

马拉松式审批:

仿制药上市要六七年

除了国产伟哥质量有待提高外,「准生证」难拿也成为国产伟哥崛起的障碍。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郭云沛表示,与创新药相比,仿制药的审评时间更长。

一款仿制药的临床审评时间平均 3~4 年,上市审批也需要这么长时间。

一款仿制药从递交临床申请到拿到上市批件,要用六七年甚至八九年。

迟迟得不到批准,延长了上市时间,造成许多药厂资金积压、生产线闲置。

「中国的仿制药审批太难了,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难的。」

药企心声:

15 家企业生产伟哥

可降至 10 元 / 粒

西安杨森制药原高级总监李卫平也表示,从理论上讲,如果审评审批及时,国外的专利药今天过了专利保护期,仿制药第二天就能上市,专利药品的价格立即暴跌。

但由于审评的时间过长,国外专利药过期后我国的仿制药还上不了市。

这就导致申报量越来越多,形成越长越报、越报越长的恶性循环。

「一种药,没有三五年根本批不下来。」

「目前,国内仿制药流程跟新药几乎一样,甚至比新药更复杂,因为多了一项和原研药作对比的流程。」

王亚新表示,在国外药企纷纷觊觎中国仿制药市场的背景下,马拉松式的审批流程让药企痛失良机。

资深药物审评专家龚兆龙告诉记者,化学仿制药研发需 3~5 年,研发费用为 100 万~500 万美元;生物仿制药研发需 8~10 年,研发费用 1 亿~2 亿美元。

不少企业原本想靠仿制药「翻身」,不料却发现进入一个无底洞,投入比原研药还大。

王亚新说,新药上市都要过两道关卡,新药临床试验审批 (IND) 和新药生产上市审批 (NDA)。

1990 年,美国、欧盟和日本在布鲁塞尔启动了「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规定国际协调会议」(ICH), 试图制定药品研发和审批上市的统一国际性指导标准。

中国借鉴了 ICH 的部分原则,却并未真正加入该组织。

因此一种新药只要进口到中国,就必须重新进行临床试验,一般需要 3 年甚至更长。

「等到最后拿到仿制药批文,黄花菜都凉了。」

王亚新叹息说。 「中国的 ED 患者有 1.3 亿人,现在的伟哥是 120 元一片,用得起伟哥的人大概只占 10%,因为实在是太贵了。

我测算了一下,如果中国有 15 家企业生产伟哥,伟哥的价格能从 120 块降到 10 块钱一片,那将是上亿中国男人的福气。」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