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药店都在卖伟哥 真的是因为需求量大吗

伟哥这个词,对大部分人来说并不陌生。即便没有亲眼看见过这种神秘的蓝色小药丸,你们也一定在大街小巷药店门前张贴着的广告里,看到过“伟哥到货”的特大喜讯。

我们生活在一个对基础性教育都讳莫如深的国度。在许多成年男性买安全套都要欲盖弥彰地摸上几盒口香糖作为掩饰的同时,药店门口大摇大摆的伟哥广告,则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为什么伟哥广告出现在中国几乎每一个药店门口?是因为人们特别需要伟哥吗?

全球男人的大救星

人们常说的“伟哥”,基本上指的是一款商品名为“万艾可(Viagra)”的药物,适用于治疗勃起功能障碍(Erectile Dysfunction, ED),也就是俗称的阳痿。

它的有效成分叫做西地那非,能松弛阴茎海绵体血管处的平滑肌,使得血液流入,从而促进勃起。

万艾可于1998年3月正式投放市场,在美国刚一上市就引起空前的成功,当年就卖出了一亿多颗。

过去想要治疗勃起障碍,较为稳妥有效的做法是提前去医院往尿道里注射药物,有了这种新药,就不用往“那里”打针了。

而且,重要的是,往尿道里注射了药物之后,到了点就一定会起效果,如果临时计划有变,那就会非常尴尬。

但吃了万艾可,只要没有性刺激,那就不会发挥药效。

买伟哥

1998年4月22日,美国洛杉矶,当地人排队购买万艾可的报道

日本、欧盟飞速批准了万艾可的进口,就连和美国关系很紧张的伊拉克都点了头,而在未被批准的国家,则迅速出现了价格飞涨的黑市。

中国也不例外。一颗原价10美元的药丸被炒到300元人民币,极高的利润驱使贩子们猖獗地在街头散发宣传单。

而“伟哥”这个贴切精妙又不失俏皮亲切的译名,也很快传遍大江南北。

2000年,万艾可在群众们翘首以盼的目光中进入中国,但药监局规定,想要购买万艾可,只能在特定的医院科室、由主治医师以上的医生开具处方。

狭窄的购买途径,令万艾可的登场雷声大雨点小。

2004年,万艾可终于排除万难,获批在药店销售。

对零售药店来说,这是一个惊天的好消息。

过去零售药店里各种打着伟哥的幌子招摇撞骗的冒牌货都能引起人们的狂热抢购,何况是正主呢?许多药店敲锣打鼓地在门前贴出“伟哥到货”的巨幅广告为它们接风,这隆重的仪式也一直保留了下来。

那么问题来了,药店凭什么给万艾可这样的亲爹待遇?这种处方药并不是人人都能吃的,部分心血管疾病患者擅自使用还会有猝死在床上的危险,但尽管如此,依然有不少药店不惜违反规定将它卖给没有处方的顾客。

它们为什么要这样铤而走险?

天上下钱

答案当然是因为利润。

作为很长时间以来中国市场上唯一一款被批准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万艾可的定价也很尊贵,一颗100mg的药丸售价100元以上。

更重要的是,这棵摇钱树拥有着庞大的潜在顾客群:中国得阳痿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首都医科大学的研究人员收集了已经发表的25项勃起障碍调查数据,发现在纳入的4.8万18-82岁的大陆男性中,患有勃起功能障碍的人达到了惊人的49.69%。

当然,由于这些调查里受访的中老年人比较多,所以中国男性总体的阳痿率并不会高得那么恐怖,但再保守估计,真实数据也会在20%以上。

20%以上是什么概念呢?男同胞们,扭头看看身边最近的四五个男性朋友,他们之中,可能就存在着勃起功能障碍者。

如果他们都不是,说不定你就是呢?

美国伟哥

2004年10月12日,南京一家零售药店销售的蓝色菱形小药丸

这并不是在耸人听闻,这是真实存在着、但却被大家集体忽视的健康问题。

按照年龄分组的话,大陆20+岁青年的患病率大约是15.1%,30+岁组的患病率是29.6%,40+岁组的患病率是40.6%,50+岁组的患病率是54.3%,而60+岁组则是70%。现在为自己庆幸偷笑的朋友,过多几年,可能就笑不出来了。

什么人容易阳痿

当然,大家也不需要过度紧张,每个男性在达到勃起的时候偶尔都会遇到问题,这是正常的。

而只有那些持续甚至永远无法勃起、或勃起状态非常短暂、不足以完成性交者,才有可能会被诊断为勃起功能障碍。

说到这里,大家一定最关心,哪种人更容易患这种病呢?哪些因素,是勃起功能障碍的危险因素?

为了达到有效勃起,阴茎需要有足够量的血液流入、而血液流出要缓慢,同时还要保证阴茎的神经传入和传出功能正常,要有足够量的雄激素和足够的性欲……这是一个复杂的生理过程,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会导致勃起障碍。

猫

因此,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神经功能紊乱等相关疾病都可能会导致勃起障碍。

刚刚提到,中老年人是阳痿的主力大军,很大部分是因为他们的心血管系统往往已经不复往日的活力了。近三十年来,中国的心血管发病率一路高歌猛涨,随着老龄化的进程,以后的情况会更不乐观。

另外,雄激素水平过低、部分药物、毒品、焦虑或抑郁也能引起勃起障碍。

虽然万艾可很长时间内被视作治疗勃起障碍的灵丹妙药,但由于勃起障碍的病因众多,因此并不是每个人吃了药都有用。

有些患者的勃起障碍是由于服用了特别的药物导致的,那就应该在医生的指导下试着停药或换用其他药物。寻求专业的意见,可以获得更多的治疗选择,早日脱离苦海。

勃起障碍还有很多危险因素。大家可能都听过嘲笑胖子“不行”的恶毒笑话,遗憾的是,某种意义上说,这些笑话是有科学依据的。

肥胖会从心血管、内分泌乃至精神心理多个角度削弱主人的性能力,除了影响勃起外,过多的脂肪还会提高阴囊的温度,影响精子的质量甚至造成永久的不育。

除了肥胖外,能显著增加勃起障碍风险的,还有吸烟这项不良嗜好。

不同国家地区的大样本调查发现,吸烟者出现勃起障碍的机会是同龄人的130%以上,并且随着吸烟量的增加,危险度也增加。

因此,医生经常会询问病人的吸烟史,并劝他为了健康和睦的家庭生活戒烟。

抽烟

吸烟常被人视作是有男子气概的表现,但从这个角度看,吸烟倒更像是慢性自我阉割。

不幸的是,2015年柳叶刀的一篇研究提出,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吸烟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中国男性的吸烟率达到52.9%,全国拥有3亿多吸烟者,和7.4亿的长期二手烟受害者。

烟草无疑是日渐严峻的阳痿问题背后的一大推手,然而,迫于烟草企业的强大阻力,中国的控烟依然是一条漫漫长路。

当然,除了这些危险因素外,我们还是有好消息的。加强锻炼、健康饮食,这些大家听得耳朵长茧的车轱辘话,确实还是有用的。

常吃蔬菜水果、经常锻炼者的勃起障碍患病率都只有同龄人的50-60%,那些说肌肉男中看不中用的可能都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可惜的是,尽管勃起功能障碍的患病率如此高,但却没什么人会讨论关心这个话题。

它不是无关痛痒的小毛病,也不适合患者独自将秘密深深藏在心底。

许多人会背负上沉重的思想负担,家庭生活出现感情危机,甚至有人采取自杀的极端行为,仅仅是因为不愿意让妻子痛苦,同时又舍不得让家庭破裂。

成龙图

都什么年代了,有必要这么苦大仇深吗?阳痿大多数是器质性的原因导致的(当然也有心理因素的叠加),不是一个人躲在家里靠意念努力努力再努力就能治好的。得了病应该怎么办?三岁小孩都会告诉你,去看医生啊。

请大家科学壮阳

然而,对大部分阳痿患者来说,看医生这三个字几乎是天方夜谭。

与高高的患病率相反,阳痿病人的认知率和治疗率却很低。

一项调查中发现,自报阳痿的人只有14.19%,但如果按照中国勃起功能障碍诊断标准的话,他们之中的46.6%都有勃起功能障碍,说明大家心里对自己真的没点数。

认知率已经那么低了,治疗率只会更低。

卫生部的数据显示,全国只有不到10%的勃起障碍患者会选择就医,而且他们平均还要磨磨蹭蹭地拖上22个月。

这是非常危险的:勃起障碍有可能是严重疾病的症状,腹股沟或腿部的麻木感可能是脊髓损伤的迹象,因此如果突然出现此种麻木感,应立即就医。

只是,性知识的缺乏,让很多人认为勃起障碍是一件非常耻辱的、甚至连面对医生都不敢的事,而到了医院,必须进行的生殖器、前列腺检查也让很多观念保守的人无法接受。

害羞图

2015年的一项网络调查发现,当受访者发现自己的性能力不协调的时候,居然有11.3%的人回答“不知道该怎么办”,要知道这是主要面向办公室上班族的网络调查,受访者大部分拥有本科以上学历,他们已经代表了全国人民性健康知识的最高水平。

然而,假设一位患者已经有了超越大多数病友的觉悟想去看医生,但他还是需要跨越重重困难。

首先是医疗资源的稀缺。2016年第十七次全国男科学术会议上透露,全国从事男科疾病诊疗的医生有60%以上由泌尿科医生兼职,真正专职的男科医师只有2000多人。

他们根本看不过来那么多病人,而病人又缺乏辨别的能力病急乱投医,便催生了数千家“莆田系”私立医院。

反正患者也不懂,假如进了黑医院的门,就真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男科医院图

一项调查采访了一千多位曾经因为性障碍而就诊的病人,在询问就医体验的时候,65.7%的人认为专业的医疗机构太少,12.5%的人表示自己曾经在私立医院上当受骗。

糟糕的就诊体验和鱼龙混杂的机构,只会更加打击患者的就医意愿。

绝大多数人会选择自我诊断,并采用食补、保健品等途径试图改善自己的症状。

各种五花八门的壮阳方法在中国有多流行,大家都有目共睹,穿山甲仅仅因为爱钻地爱打洞,就被引申出壮阳的功效,都快被吃灭绝了。然而这些壮阳方法基本上都没有鸟用。

没有任何食物能够治疗勃起障碍,中国药监局也从来没有批准注册过具有“改善男性性功能”的保健品。

也许会有人反驳说亲身体验过确实有效,但残酷的真相是,或许不法商家只是在你吃的东西里掺进了伟哥成分。

药监局几乎每年都要出面提醒大家,要警惕添加了伟哥主要成分西地那非的不法产品,《中国消费者报》也曾经报道,在补肾壮阳类中药中非法添加西地那非的情况较为严重,而且剂量较大。

胡乱服用这些非法产品的风险有多大,可想而知。

美女图

当然,无处方自行购买万艾可也不是什么好选择。

很多人并没有将它视作治疗勃起障碍的药物,而是将它看作情趣用品。但它没有任何催情作用,对勃起功能正常的人也不会有锦上添花的加强作用,抱着“助兴”的心态吃,就很容易吃出问题来。

以上说到的种种危机和困境,很大程度是落后保守的观念带来的,说明如今人们的性知识依然处于匮乏状态。

在刚刚提到的那个主要针对上班族的调查中,居然还有26.6%的人认为手淫是不正常的性行为,同时,人们依然羞于谈论自己遇到的性障碍问题。

你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但是你并不一定有勇气告诉他你好像不行了。

没有性科普性教育,不找医生,身边也没有可以倾诉求助的人,勃起障碍患者,就逐渐活成了一座座沉默的孤岛。

药店门口为什么存在着花花绿绿的伟哥广告?这可能就是他们心中最明亮的灯塔了。

参考资料:

[1] Wenying Wang, etc. Meta-Analysis of Prevalence of Erectile Dysfunction in Mainland China: Evidence Based on Epidemiological Surveys. Sex Med. 2017 Mar; 5(1): e19–e30.

[2] Yang G, etc. The road to effective tobacco control in China.Lancet. 2015 Mar 14;385(9972):1019-28.

[3] Yang G, etc. Rapid health transition in China, 1990-2010: findings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 Lancet. 2013 Jun 8;381(9882):1987-2015.

[4] Allen MS, etc. Health-Related Lifestyle Factors and Sexual Dysfunction: A Meta-Analysis of Population-Based Research. J Sex Med. 2018 Mar 6.

[5] E Salam MAA. Obesity, An Enemy of Male Fertility: A Mini Review. Oman Med J. 2018 Jan;33(1):3-6.

[6] Lotti F, Maggi M. Sexual dysfunction and male infertility. Nat Rev Urol. 2018 Mar 13.

[7] 勃起功能障碍(ED). 默沙东诊疗手册

[8] 夏旭. 性功能障碍患者心理状况调查分析及护理干预. 中外医学研究. 第12卷 第27期 2014年9月

[9] 刘德风等. 中国人性健康知识认知情况调查. 中国性科学. 2017年7月 第26卷第7期

[10] ED:男性健康的风向标. 中国医药报. 2016年11月2日

[11] 樊云井等. 山东省3991例男性勃起功能流行病学调查. 中国性科学. 2012年12月 第21卷第12期

[12]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说明书. 辉瑞公司. 20171228版

[13] 八种中药非法添加西药成分最严重. 中国消费者报. 2009-07-29

[14] 警惕部分产品非法添加“西地那非”.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 2017-10-24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