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伟哥上市之初的疯狂

目前已经上市用于治疗曾经羞于出口的疾病——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已经有三种,伟哥作为其中之一,现在也只不过是药柜中的一种不同药物而已。但是,在二十年前的这个星期,管理当局批准伟哥作为首个治疗该疾病的药物上市,当是的反应是,喔……下面是《纽约时报》在伟哥上市之初的有关报道。

伟哥
美国伟哥

N.R.克莱恩费尔德(N.R. Kleinfield)采访了位于新泽西州利文斯顿(in Livingston, N.J.)的泌尿诊所

新的一天开始了,战斗在所谓“伟哥疯狂”最前线的泌尿科及阳痿专家斯坦利. 布鲁姆医生(Stanley Bloom),弯下手指又开始应对因书写处方而带来的手指抽筋了,他的字体早已不再优美,拯救男性性功能障碍正是以他所付出的体力为代价的。

对辉瑞公司生产的这一小小的蓝色药片处方的渴求是如此之多,已席卷全国,这怎么可能是60岁医生的右手力所能及的呢?

一些泌尿科医生已经使用盖章来替代伟哥处方的签名。

布鲁姆医生事先让护士准备一大叠处方,当男人们蜂拥而至的时候,他用这古老的方式来确认处方。

“我彻底垮掉了。”

尽管他对患者的痛苦得到了突破性缓解而感到欣慰,但当位于东诺思菲尔德路的泌尿诊所内长期人满为患的候诊室腾空作为诊室时,他感到有所遗憾。

鉴于排队候诊的病人,最近三周每天大约有25人前来购买这一菱形神奇的药片,布鲁姆医生每天出诊时间比平时要延长3个小时。

为了表现出对伟哥高涨的热情和期待,69岁的百威啤酒公司退休包装工头约翰.道林刚刚半开玩笑地要求开具1000片的处方。

“10美元一片。”

布鲁姆医生回答说。

“500美元,此后?”“是5000美元,你开玩笑吧。”

他最后同意购买20片。

这是他的第二张处方了。

二周前他已经来过了,已经试用了5次,结果令人满意。

1996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鲍勃.多尔(Bob Dole)在《拉里•金直播》(Larry King Live)节目中透露,他参加了伟哥的临床试验,他对主持人金先生说“这是一种伟大的药物”。

几天后,他的夫人访问纽约市,丹.巴里(Dan Barry)发回报道。

市政厅记者胆敢询问前来访问的达官显贵们的性生活问题,这种情形是不多见的。

但在属于伟哥的这些日子里,坦诚讨论阳痿问题就像谈论财政保守主义一样自然。

所以,昨天当伊丽莎白.多尔(Elizabeth Dole),美国红十字会会长,谨小慎微地出现在市政厅新闻发布会现场时,会场每个人都清楚,必将有一个问题会被问到,而这个有点不雅的问题是与她的红十字会组织毫不相干的。

多尔夫人同意鲁道夫.W. 朱利亚尼(Rudolph W. Giuliani)市长宣布开始, 她在充满激情地谈论了在诸如卢旺达和波斯尼亚等地方,红十字会的努力是何等的重要之后,欢迎大家提问。

简短询问了有关意大利的诽谤之词之后,问题就出来了。

“在平时,我会询问您对总统候选人朱利亚尼市长的有关看法,但是,除了更多的事关国家安全的紧急事务之外,我们知道你的丈夫是第一批服用伟哥的人群之一,那么对于伟哥的使用,你对全国的男男女女有什么建议?”记者问道。

朱利亚尼先生不安地笑着并有点反感地摇着头。

然而,多尔夫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我将表明我的观点,”她微笑着说道,没有一丝的慌乱。

“他按照方案服药,伟哥是一种很棒的药物。可以吗?”

乔恩. 诺德海姆(Jon Nordheimer)来到迈阿密考察当地的反应

退休的人们之间到处流传着对伟哥及其壮阳功能的揣测…….但是,男人们不管他们的年龄大小,在没有任何指导原则的情况下便改变他们的性生活,可能导致其情感生活发生改变。

对此,婚姻和性生活顾问颇感不安。

“许多年长的夫妇性生活活跃,但也有一些夫妇对性生活已经失去兴趣,并多年没有亲密过了。”

佛罗里达泌尿专家艾略特.克劳芬(Elliot Klorfein)医生说道。

他的许多病人是退休人员。

他称,他在最近几周开具了“庞大数量”的伟哥处方,需求者大多是此前从未前来就医的退休人员。

“典型的情况是,年长的男性对性爱仍持有兴趣,对通过口服药片能使他青春焕发的想法可欣然接受。

可问题是,他的夫人对此已毫无兴趣可言……因而丈夫只能是平白无故地打扮的花里胡哨。”

华尔街巨头萌生慷慨,伊恩.费雪(Ian Fisher)报道称

艾伦.C. 格林伯格(Alan C. Greenberg)因投资华尔街而生活殷实。

昨天他却以一种非常特别的方式,将一百万美元送给他人以改善他们的生活:他将为支付不起伟哥处方费用的人们买单。

“我想,你们可能会说我善良到家了,可是我觉得这或许能给许多人带来快乐。”

格林伯格先生说道。

格林伯格先生今年70岁,是贝尔史登公司(Bear, Stearns Companies)的董事长,去年他分得二千万美元的红利。

女性或许不可避免地想知道伟哥对她们会产生什么作用,亚历山大. 库钦斯基(Alex Kuczynski )与她们进行了交谈,包括42岁的来自新泽西的护士,她描述了她第一次服用伟哥的情形。

“我和我的男友两周才见一次面,因为我们生后在不同的州。一旦某个周末我没兴趣,那么只好等下个月了。我们在一块大约两年半了,已经没有像从前那样令人兴奋了。”

她说道。

上周六,她偷偷地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回一片蓝色菱形的伟哥并服了下去。

一片50毫克,是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的标准剂量。

她决定不告诉她的另一半。

“我们在看电视,就是一般的电影。我注意到一个小时以后,开始感觉到有一种充涨感,我觉得这不是激动,但这使得下体血流增加。”

这对伴侣便进入卧室,药片开始发挥其所谓的魔力。

“我不得不说这太棒了,如狼似虎。

我敢肯定这不是安慰剂的作用,我是护士,我接受过分辩这些作用的训练。”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