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伟哥官方网站
原装进口美国伟哥

壮硕的丈夫竟要靠伟哥来维持性生活

他是那么的健壮,犹如一头雄狮,走到哪都让人敬畏。可在娇小的妻子眼里,他只是一个靠着伟哥来维持性生活的男人。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么壮硕的丈夫竟是ED患者。

点评:勃起功能障碍是男子最常见的一种性功能障碍。

以前称之为“阳痿”,由于这个名词带有明显的贬义,会加重患者的心理障碍,因此近年来医学界已用ED取代了阳痿。

熬过漫长的4年,当离婚还是凑合着过下去的话题摆到桌面上,我们甚至说到了种种貌似可行实则荒诞无稽的主意,比如:我们是不是都去找一个情人……我说如果要找,我只找性能力不错且不会投入感情的男人,丈夫则笑言他得反过来,纯“柏拉图”式的情人才适合他。

其实,我和无性能力的丈夫除了无性,别的方面我们非常和谐。

他性格开朗,爱说爱笑,来了兴趣就会走到阳台上去高歌一曲,让邻家那个刚满17岁、有点儿疯疯癫癫的青春女孩跳着叫嚷:“真好听,太像帕瓦罗蒂了!”他体格健壮,平时爱去健身馆,身上的肌肉棱子一块块、一团团的。

文章写到这里我心里难过极了,按说“阳痿”男人应该干瘦或是小个子,他不,他走到哪都被人猜是搞运动的,最差的人也猜他是个体育教师。

点评:体格的强弱与性功能之间并无直接联系。

国外一项调查研究发现,阴茎疲软时,阴茎最长(14厘米)者的身高为1.70米,体重69千克;而阴茎最短(6厘米)者的身高为1.80米,体重81千克。

所以,阴茎大小与身材高矮并不成正比,性功能的强弱与体格和阴茎大小也无必然关系。

我愿意与丈夫在一起,或者说我至今没有和他离婚的原因,是他有着超凡的心理承受能力。

在一个屋子里,我可以很随意地跟他谈论所有的话题,比如他的ED,或他有没有意外勃起的时候,或当他想女人的时候他会怎样做,难受不难受,等等。

我常在书本上看到这样的描述,阳痿患者都是一些很可怕的家伙,他们大多心理变态,常常因家人或朋友不经意的一句话而萌出杀人的念头。

点评:ED患者常有心理上非常脆弱的一面,甚至会表现出一些“变态”的举动,我们在文章中也看到这样的描写。

其实这是可以理解的,没有什么事比ED更能伤害一个男人的自尊心了。

而我的丈夫可以从容笑谈一切。

我丈夫是“一样不行样样行”!但不行的那一样却是我极其渴望拥有的。

离婚我舍不得,不离又怎么办?……就在这时候,我弄到了“伟哥”。

点评:最新统计资料表明:40~70岁男性中,有35%的人患中度甚至完全勃起功能障碍。

据成都市计生委统计,ED患病率在40~49岁男子之间比例为32.8%,在50~59岁之间为36.4%,在60~69岁之间为74.2%。

此症的高发人群是超过40岁、生活紧张、压力过大的男性。

由此推算,中国有不同程度勃起功能障碍的男性约8000万至1亿人。

遗憾的是,在自卑与羞怯感作祟下,只有不到10%的患者求医。

这蓝色的、菱形的小药丸,是非常意外地到了我手上的。

一个老同学从国外探亲归来,带回一盒“伟哥”。

她笑嘻嘻将药盒递过来说:“真的有效,这应该是迄今为止治阳痿最好的药。”

我心里一动。

从初二一直到大学毕业我们都是同班同学,故我没有费太多的口舌就从她手里弄到了三颗“伟哥”。

我说这东西对美容有神奇效果。

老同学信了,她说她也看过这方面的文章。

点评:自从“伟哥”问世后,有关“伟哥”神奇作用的传说越来越多,比如能够治疗女子性冷淡、能够美容就是流传很广的说法。

但事实上,“伟哥”的作用就是治疗男子的ED,并没有其他功效。

不过从另一角度看,性生活和谐能够使女性容光焕发,因为丈夫患ED而长期得不到满足的女子,由于“伟哥”使丈夫尽了“夫道”而变得美丽起来,也因这个原因而误认为“伟哥”有美容作用。

往家走的路上,我心里像有个什么东西要涌上来,说不清楚是兴奋还是期待,总之不好受也不轻松。

26岁的我,只在大二时有过一次狂热却再无续篇的性爱。

22岁那年我嫁给现在的丈夫。

4年算不算漫长?4年有爱无性的日子对一个女人来说算不算艰难?“有爱无性”到底算不算爱?抑或,这只不过是我们打肿脸强加给自己的精神枷锁?相信没有同感者是无法知道这些的。

每每在丈夫的拥抱中难以自持之时,我都会泪流满面……

我慢慢地朝家门走去。

我一定要这样吗?4年都过来了,要不要再晚些时日?这事慢慢来可能要好些,要不要和丈夫先议议这事?我突然这样亮出三颗我们从没有见过的蓝色小药丸,告诉他只要服一颗就可以怎样怎样,会不会吓着他?

点评:美国性学家创立的现代性治疗方法强调夫妻配合、心理疏导的方式,打破心理原因引起的恶性循环。

当妻子遇到丈夫患ED时表现出宽容和理解,常常会让他产生巨大的精神力量去克服ED。

那一刻我显得多么睿智啊!事后丈夫说:“如果不是你的若无其事,如果你的漫不经心有一点破绽,那么我就完了……你可能不知道,男人的脆弱比女人来得快而且常常迅猛和无可救药。

更何况是吃这种药丸?”

点评:勃起功能障碍者平时可以不显露,但一上床就会产生不安、焦虑和逃避。

有的患者甚至故意经常主动出差、加班或者干脆在外面闲逛,等到妻子睡着后再回家,以避免尴尬。

他们会想方设法到处看医生,使用各种药物和治疗方法,而一次次的失败会进一步伤害他们的自尊心。

我进门先吻了吻丈夫,然后开始大声打着呵欠去浴室。

我说我觉得很累,想早点睡。

我甚至在浴室里一边洗澡一边哼着歌……随后我裹着睡衣钻进被窝,挨在丈夫身边睡意蒙目龙地说:“什么书,看得那么出神?”我很随意地将包着三颗“伟哥”的纸团往床头柜上一丢,其中有两颗掉到了地上我也懒得去捡……

之后我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伟哥’。

但据说只有2%的人服用有效果(我胡诌是为了减轻他的压力)……我是用来美容的。”

说完我把那篇煞有介事说“伟哥”如何如何美容的文章扔在一旁,然后就闭上眼睛睡觉了。

透过虚闭的眼睛,我看见丈夫的视线离开了书本,扫向那颗蓝色的小药丸。

我发现他的神色一刻比一刻紧张起来。

他终于放下书本,小心翼翼地用食指和拇指将“伟哥”拈起来,举到眼前认真察看。

这哪是看药丸,分明在看一颗小型炸弹,神情紧张,甚至是害怕。

我怎么也抹不掉他这一刻的神态:他整个一副想随时拔腿逃跑的样子(事后我多次笑话他,但他不肯承认)。

他扭回头,用刀子一样锐利的眼神认真地看了我一眼,将药丸飞快地塞进嘴里,又跳起来,倒了一大杯冷开水咕咚咕咚喝下去。

然后,他走到远远的沙发那边坐下来,在黑暗中将脸埋在两只手掌里。

我知道,他在等待着药性的发作——或是“无效”的证明。

那一刻我才明白,他一直以来吹嘘的“性这东西,你说重要也重要,要说不重要那也真的无所谓”是口头不是心头——他比谁都看得重!否则他不会是这样子,就像一个死刑犯在等待着最后的判决……

点评:“伟哥”不是春药,而是一种治疗ED的处方药。

当此药投入中国市场时,科学实验的结果证明,必须先有性欲,然后再服药,目的是扫除影响勃起的物质。

如果没有性欲,服药后产生性欲,那就是春药,绝对不会批准进来。

所以文章中提到丈夫迫不及待吃下药物,静静地等待药性发作的情节似乎不太科学。

当然另一种解释是,她的丈夫当时已经有了性欲,服药只是等待药性发挥作用,如果这样理解就没有问题。

我流泪了。

慢慢背过身去……等待的时间真是漫长,我不知道是10分钟还是20分钟,抑或更长。

在我真的睡意上来并渐渐蒙目龙之际,我听见身后沉重的喘息声。

回脸一望,天啊!我看到丈夫那张雄性的、野蛮的、非常陌生而又让我从肉体到心灵都颤抖不已的脸。

这才是男人的脸、丈夫的脸。

我们有了婚后4年来的第一次性爱……结束时,丈夫哭了。

他从狂喜到哭泣的转换前后不到10秒。

我从没有听过男子汉这样哭得天摇地动,他的哭声震得我的脑袋嗡嗡直响。

点评:“伟哥”能够治疗ED是被国内外无数科学试验一再证明了的,我国因长期缺乏性教育给人们的意识带来的偏见和谬误却不是这颗小小的蓝色药丸就能够消除干净的,ED的治疗必须从生理和心理两方面同时进行。

但是,从此丈夫再也离不开“伟哥”了。

而我并没有真正快乐起来——每次丈夫“性”趣盎然之时,我觉得这不过是药在起作用;说得更白一点,和我做爱的不是我的丈夫,而是这颗蓝色的、形状独特的小药丸;而我的丈夫,不过是“伟哥”的傀儡而已。

但每次看到丈夫早早就往浴室里钻,早早就将一颗蓝色药丸放在枕边,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我就不再说什么了。

老公,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点评:她的丈夫目前对“伟哥”的依赖主要还是心理层面的,如果他没有器质性的疾病,使用了一段时间的药之后,增强了自信心,不用药同样可以完成性交。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单纯依靠和等待药物来起死回生,而不是积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那就会像我们服用安眠药、止痛药一样,成为一种心理上的依赖。

要解决这一问题,还是应提倡夫妻配合,共同治疗,用性感集中训练、变换性交场所和体位等一系列的心理治疗方法,也许能够恢复性行为的自然性,获得满意的性生活。

(点评者:中国性学会理事樊民胜教授)

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主页 > 伟哥介绍 > ()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