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伟哥市场泛滥 购买还需高度警惕

超出经营范围,以家庭成员为骨干结成犯罪团伙,将假“伟哥”等成人保健药品分销给下线,或通过档口零售及网络等方式销售到国内7个省市甚至国外。经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检察院以销售伪劣产品罪提起公诉,日前花都区法院一审判处易猛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3万元,判处陈亚辉等其他6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至七年不等,并各处罚金。

家族式经营,涉案金额过亿

两年前,易猛、陈亚辉夫妇及易猛的妻姐陈亚英,在广州市站前横路成人用品市场分别经营两家档口,专营批发、零售成人用品,但生意并不景气。

于是,易猛从网上向安徽人甘海春(被浙江省公安机关抓获)购买了假“伟哥”等成人保健药品,回来销售。

销路打开后,易猛以每月1500元的工资雇请堂弟易贵桐、侄儿易宝畅负责打包送货,将假“伟哥”等成人保健药品分销给安宏宾、欧阳效坚。

其间,陈亚英也开始从甘海春处进货,在自己的档口批发及零售。

2012年10月29日,广州市公安局花都分局将易猛等7人以涉嫌销售伪劣产品罪移送花都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经查,2010年起,易猛从甘海春处购得的主要是假冒“伟哥”等3种产品。

警方在易猛夫妇的6处窝点及陈亚英的2处窝点,现场查获上述假“伟哥”共120余万粒,价值1.1亿余元。

同时,还搜获大量假冒“伟哥”包装盒、说明书、防伪标识。

另据查明,2011年4月起,安宏宾通过电话订货及直接拿货等方式,从易猛及陈亚辉、陈亚英处购得假冒“伟哥”等产品后,通过在淘宝网注册成人用品网店进行销售牟利。

警方查获其尚未销售的上述假“伟哥”共2.2万余粒,价值180余万元。

2011年12月起,欧阳效坚通过电话订货、邮购等方式从易猛处购得上述3种假产品后,也在淘宝网注册店铺进行销售牟利。

警方查获其尚未销售的上述假“伟哥”共1594粒,价值15万余元,同时还搜获一批包装材料及说明书。

2012年11月26日,广州市花都区检察院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将易猛等7人提起公诉。

产销“一条龙”,假“伟哥”销往七省市

“该团伙以家庭成员为主要骨干,不仅有固定的上家为其提供货源,还直接参与假‘伟哥’窝点的建设生产,并积极发展下线,形成产销‘一条龙’的完整利益链。”花都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吴晓娜介绍说。

甘海春曾在江西一家生产假“伟哥”的窝点打过几年工,有多年的制假经验,不仅掌握假“伟哥”配方,对整套生产工艺也十分熟悉。

2010年底,甘海春与人合伙在浙江省天台县开厂,生产假“伟哥”,一年生产大约200万板(每板2至4粒不等),以每板0.2至0.6元不等的价格,销售给下线易猛夫妇和陈亚英等人。

易猛夫妇和陈亚英加价后,再将假“伟哥”分销给安宏宾、欧阳效坚。

由此,假“伟哥”销售到安徽、山东等7个省市。

除将假“伟哥”分给下线及在自己的成人用品档口零售外,易猛还通过他人,采取在出口布料内夹带的方式,将假“伟哥”销往国外。陈亚英也通过其成人用品档口,将假“伟哥”销售给光顾档口的外国客人。

2012年3月,因为广东“三打两建”查得严,甘海春停止假“伟哥”生产,将厂变卖,一度中断了供货。

2012年6月,甘海春、易猛认为风头已过,遂合谋重新建厂生产,由易猛出资20万元入股甘海春的假“伟哥”生产窝点。

由此,易猛从单一批发商升级为具有供销双重身份的角色。

之后,双方购买机器,并在江西上饶租了块地做厂房。

在对机器进行组装和调试期间,甘海春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

打击“李鬼”,不能仅靠被侵权人举报

2012年初,美国辉瑞制药公司驻广州维权代表向广东省公安厅举报了易猛等人。

2012年7月,广州市公安机关将易猛等人抓获归案。

涉案的“伟哥”等产品经辉瑞制药公司及其他被侵权公司鉴定后,确定为假冒产品。

假冒“伟哥”充斥市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据了解,易猛夫妇和陈亚英的成人用品档口,经营范围主要为内衣、袜子和性器具等,并无经营药品资格;涉案人员的假“伟哥”存储窝点,多是租用居民闲置房屋,大多没有签订正规租赁合同;假“伟哥”销售方式,主要是通过快递公司邮寄或夹带,未经严格检查。

办案检察官吴晓娜分析认为,以上三个方面的问题反映出相关监管仍存在较大漏洞,从而给不法分子留下可乘之机。

吴晓娜告诉记者,花都区检察院在办理此案过程中,采取了两项措施,依法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

加强与公安机关密切配合,夯实影响定罪量刑的关键证据。公诉部门在起诉环节加强与花都区公安分局的沟通,与浙江公安机关取得联系,固定假“伟哥”进货渠道的证据,并到杭州、深圳提取相关电子证据。

开展一案一总结。

针对办案中发现的成人用品市场、快递公司监管漏洞及出租屋成为赃物集散地等问题,该院及时进行调研,以检察建议形式反馈给相关职能部门,并协助电视台对该案进行报道,在更大范围内起到以案释法和警示教育作用。

推荐文章